今朝有墙今朝爬

今朝有车今朝开
微博:@聆雾Tang
乙女向爱好者,墙头满次元飞
很少吃腐,仅限于几本喜欢的小说

【楚留香手游乙女】方思明X你——相思梦


✘写文真的不能中途停下,有了脑洞后激情码字,终于写完了

✘方思明X云梦

✘ooc私设,剧情有一些改动

✘写刀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会刀的
 

来到中原以后,你总是在做一些梦。也许是因为离开云梦太久了,连梦里都带着云梦的水汽。在烟雾渺渺的梦里,总会看到很多以前的画面。
 

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,你也不过十一二岁,刚拜入云梦,每天都睡不安稳。云梦的弟子有很多身世都不好,你也一样,所以总是噩梦缠生。来去祖师知道后,怕你觉得恐惧,于是安排了一个师姐陪着你。

师姐比你大几岁,身形也较高挑。但是她似乎并不擅长哄你照顾你,却总是在看到你可怜巴巴的模样之后无奈的去抱抱你。她性子冷淡,不爱与同门交谈,却对你撒娇束手无策。

她是年幼时最深的依赖,也是最近总是走入你梦中的人。也许是因为当年她消失的太过突然了吧,没有人告诉你她去了哪里,她就像云梦里的一场水雾,倏而消散。

 

“睡得好吗?”蓉蓉姐敲了敲你的门,在你应声之后,端着茶水走进了你的房间。

“蓉蓉姐,你说,如果总是梦见一个很久都没有见到的人是为什么啊?”你坐在床上,抱着被子沮丧着。

“傻丫头,当然是因为你的心里还念着那个人。”她温柔的坐在床边,“想和我说说吗?”

“我刚拜入云梦的时候,有个很亲近的师姐,她不爱跟人说话,却对我特别好。我想做什么,只要求求她,她都会心软同意……可是后来,我生了一场病,她就不见了,怎么也找不到。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她了,但是最近却常常梦见……”

蓉蓉摸了摸你的头,良久开口:“世间的别离总是很难说请,每个人都有不能开口的秘密。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候,你还会再遇到她的。”

“她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才会不告而别对不对?那我最近梦到她,会不会是马上就要遇到她了?一定是这样的!”

“好了,快起床吧,今天不是说好了要陪我去逛逛吗?”苏蓉蓉看着你突然转晴的样子,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

中原的这处小镇虽然不大,却很喧闹,简单的逛逛便有不少收获。奇奇怪怪的小玩意买了一堆,却都没什么用处,直到快要回去的时候,才看到有一个当地的酒家,酿出来的酒口味独特。你这才想起来,给胡铁花和香帅带一点回去。

暮色渐沉的小镇,谁也无法预料到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。但是在众人都准备散了的时候,你听到一些声音,于是又溜了出去。
 

“诶?你怎么站在屋顶啊?”方思明依然是一身黑袍站在屋顶,听到你的声音,才低头看你。

约摸是跟着香帅时间久了,轻功也进步了,你轻而易举的跳到了他的身边。自雪庐相见之后,你就觉得他身上有种熟悉感,让人可以放心相处的熟悉感,尽管他很神秘,身份难测。

这次在中原又遇到了方思明,实在是很奇妙的事情,第一次遇到他,他帮助了叶盛兰,再次遇到他,他又向二丫伸出了援手。冰冷的面具之下,一定有一颗温暖的心。

“你为何想救她?”方思明开口,低沉的声音在黑夜中散开。他目光的方向,是不远处二丫的家。

“我……”你感觉有些意外,云梦弟子救死扶伤,救下二丫这种苦命的姑娘也是正常的事情,他却问你为何。

“我觉得她很可怜啊,明明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姑娘,却遇到这样的爹,出手相帮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

“世上可怜的人万千,她有何不同?”方思明注视着你,看不出他有何表情。

“我理解她,”你挑了个略微宽敞的位置坐下了,“因为贪恋曾经的温暖而感激一生,虽然有些笨,却也合情合理。在我灰暗的时候,有曾一个带给我温暖的师姐,虽然我找不到她了,但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份温暖。”

“那你呢?”你望着方思明,他目光深沉,却没有开口。

“对了!上次你说要一起喝酒的。你在这里等等我啊!”还没等到他回答,你就急急忙忙的跳下屋顶。

面具之下的清冷面容在你走后,有了一丝松动。“小蠢货,这么多年了,还是这么傻。”在雪庐书院的时候,他看到你熟悉的面孔,就有了猜测,一直不敢确认,直到方才那一刻。

“温暖?”他喃喃自语,“我给你带来的居然是温暖?你应该恨我才对。”

“思明兄快看!”你献宝把原本买给香帅的酒举到了他面前,“这酒很独特呢!我今天和蓉蓉姐特意买的。”

就差没摇尾巴了,他想。

“你喊我什么?”他问。

“思……思明兄啊,我听……叶……叶盛兰就是这么喊的呀。”你越说声音越小,“不能这么喊吗?”

“没有,可以。”

他接过酒闻了闻,确实不错,有很多年没有和你像这样坐在一起喝酒了。他看着你已经长开了的清秀面容,漂亮了不少,眉眼之间依稀还有当年的样子。

他没想过自己在云梦的那段光阴,成为了你眷恋的温暖。也没想到过那份短暂的相处,也在他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。从来没有人,在他面前露出过那么鲜活的表情。他也从不知晓,人世间还会有这样的感情。

在万圣阁的时候,他面对义父是一个听话的儿子,面对手下人是淡漠的少主。却只有一个人,敢对着撒娇,会因为他的一个举动而对他傻笑。
 

酒喝了没多久,等到方思明从回忆中醒来的时候,他才发觉,你……醉了。当年你缠着他一起做桃花酿的时候,也没这么快就醉的,方思明没想到这酒居然这么容易醉。

“方——思明……”居然就这么扑上来了,方思明无意识的皱了皱眉,酒品怎么这么差。

“你的面具好好看啊,嘿嘿嘿……”你对着他傻笑,第一次有人夸他的面具好看,他一个愣神,面具就被你这么摘了下来。

“咦!这么好看的脸为森么要遮起来啊?”喝醉了的你口齿也不太清楚了。

他一把攥住了你正欲胡作非为的手,低声说,“别闹。”

“我不要!我没有闹!我就想摸摸你嘛!要不然……你哄哄我也可以……”你沾染酒气的双眼雾蒙蒙的,也许是酒气随着夜风吹拂进了他的心。

他沉默了片刻,从嘴里吐出一个字,“乖。”

“你真好……”你钻进了他的怀里,滚烫的脸在他胸口蹭了蹭,冰凉丝滑的触感让你忍不住喟叹。朦朦胧胧,你又陷入了昏睡。

“师姐……”你低声呓语,“师姐……别走……”

他垂眸看着你,纤长的睫毛颤动着。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你的额头上,然后是鼻尖,嘴唇。

“我的小蠢货。”

 

宿醉之后吹冷风,你揉着有些疼的脑袋,怎么也想不起昨天的事情了。你对方思明也是有一丝情愫的,但奈何怎么也想不起来,也不知自己醉酒后究竟对他做了什么。

这种纠结又苦恼的情绪没几天就有些淡忘了,直到你再次遇到他。

“美人哥哥~”

你学着绿萝那样喊他,他瞥了你一眼。

“有时间在这里打趣我,不如想办法去帮帮你新认识的小伙伴。”

其实他心里已经有了打算,这种做法会暴露他万圣阁的身份,但是即便如此,也依然会这样做。绿萝救了他,而你,总归是要知道的。

 

“那些武功路数,你……你是万圣阁的人?”你不可置信的后退了一步,才萌发爱意的苗头,却被无情的现实带来暴风雨。

“如果我是万圣阁的少主,你会杀了我吗?”他看起来并不在乎。

“不!我不会……因为我,把你当做朋友。”

“朋友?”他轻笑了一声,“后会有期,我的朋友。”

他说的后会有期很快就降临了,或许是命中注定,离开师门跟随楚留香闯荡无法一帆风顺。天机营里那些提着灯使用引梦术的女子,站在许将军面前冷漠威胁的方思明。让人感到无力,却只能看着那位不败的将军骄傲的倒下。

 

“祖师!”你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来去祖师,有些意外。

“你成长了许多,”她望着你仔细的看了看,似乎在思索什么。“有一件事,我想它或许在你心中萦绕了许久,也是你应该知晓的时候了。”

云梦的引梦术向来是禁术,只因为它可以唤醒病人的记忆,甚至纂改扭曲,也正是这个原因,才成为禁止使用的技能。来去祖师今天施展的引梦术,给你看的又会是谁的梦境呢?

你走入迷雾中,来到了多年前的洛镇。

那个出生就被亲生父亲憎恨的孩子,因为天阉而被一位竹先生买下了。你看着他精心抚养他,照顾他。

这个孩子,正是方思明。

而后的事情如你所见,竹先生就是朱文圭,他的野心日益增大,万圣阁也逐渐有了气候。他被朱文圭安排学习扮作不同的身份潜入各大门派偷师绝学,华山,武当,少林,暗香,云梦。

而云梦,师姐……那个冷漠沉静的师姐,居然是方思明假扮的。那个时候,他还没有现在这样高大,但是身材已经比同龄女子高挑了不少。

在梦里,你看到年幼的自己。方思明从来去祖师那里习得了引梦术之后,便是该要离开的时候了。他坐在你的床前,看着生病昏睡的你。

“以后,莫要再如此轻信于人了。”他摸了摸你有些发烫的额头,叹了一口气。“再见了,小蠢货。”

“什么人?”他警惕的回头,然后走出房门看到了你。“居然被你发现了。”

“你这么做,对得起那个小姑娘吗?”你一字一句缓慢的质问他。

“哼,与你何干?我自然还有我要去做的事情。”

那时的方思明尚不能打败你,他很快就离开了,而你也并不想追去。你靠着身后的树,无力的滑坐在地上。

那一刻,你想起了苏蓉蓉曾经对你说,人世间总有别离,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方思明是否早就认出了你,是在雪庐书院,还是在洛镇,还是在摩云村?你无法得知。而明月山庄一战,是不可避免的。

对师姐的依赖,对方思明的心动。如今交织在一起,正义与邪道,是否永远不会有交集?

但是纠结与苦恨只能藏于心底,楚留香并不知道你和方思明之间的纠葛。明月一战后,方思明被蝙蝠公子带走。可是你在蝙蝠岛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身影。

他是否不可原谅?并不是,他也只是一个被困于过去的人,贪恋着曾经的温暖。如果可以,你很想给他温暖,除了朱文圭那样扭曲的疼爱,这个世界上还有真诚而温柔的爱。

但是方思明,在哪里?究竟还能否再找到他。

你离开了蝙蝠岛,踏上了一个未知的旅程,走到哪里算哪里。茫茫人海,想要找到一个人并非容易的事情。但是上天既然能让你和他再次相见,就一定不会让你们就此别过。

第一年,江南桃花盛开的时候,你来到了雪庐书院,那里还是旧模样。

第二年,中原的夏天依然炎热,洛镇的居民冰镇后的酒水你还是不敢多喝。

第三年,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金陵,玲珑坊依然莺歌燕舞。
 

你牵着马儿,在金陵闲逛。三生树上,还有许多没有摘下的花签。你仰头看着那棵树,想起了自己曾在花朝节的时候,为了能在最高的枝头挂上花签,硬是挑了个没人的时间用轻功跳了上去。

那一次,自己的心愿是什么呢?好像是希望能找到师姐,还有……希望方思明也喜欢自己……好像一个都没有实现。

“你会在哪里呢?”你叹了一口气。

 
微风吹拂的树叶沙沙作响,你目光扫去,一晃眼,树下似乎有个影子,露出一个黑色衣角有些眼熟。

“方思明!”

他没能来得及走掉,只能僵在原地,却没有回头,任凭你从背后抱住他。

“别走,别像当初那样不告而别好吗?”

“你都知道了?”他努力装作不在意的声音,有些许的颤抖。

“我都看到了……引梦术,你……”你断断续续说不出口的话,他却大致听懂了。

“我现在什么也不是,不是你的师姐,也不是万圣阁少主。”他终于肯回过身看你。

“你还是方思明!”你抓住他的衣袖。

“我从没在乎过你的少主身份,我喜欢你,也不是因为你是我念念不忘的师姐。方思明,人世间是有真正纯粹的感情的,你能不能……相信我。”你的眼泪开始吧嗒吧嗒的往下落。

“我真的不想离开你。”

 

意外温暖的拥抱包裹了你,他的手掌覆在你的脑后,将你轻轻的压向他。细碎的吻落在发顶,他的声音充满了温柔。

“我也是。”

“不会离开你了,小蠢货。”

今天下载了两个码(kai)字(che)软件,测试了几篇,目前都是不会因为个别词汇被屏蔽,可以分享外链,并且看的时候不需要游客登录的。然后会不会翻车的问题,过几天再看看。

一个是  腾讯文档,另一个叫  幕布。

手心手背都是肉,但是第六也太惨了,我的紫薇不可能人气那么低啊,救救他呀,噫呜呜噫,我永远爱他

有点蓝瘦,本来就是全职和阴阳师都挺喜欢的,但是阴阳师真没有仗着自己背后是大公司做什么啊,wy爸爸是财大气粗,阴阳师的秃子们也是真心实意的爱啊

【全职乙女】周泽楷X你(R)


✘好久没开车了,突然一开老脸有点羞涩。想睡小周好久了,终于在昨天灵感突发写完了,安详.jpg

✘平时想写文的时候总想打游戏,现在准备闭关学习却又管不住我这开车的手。

点我上车

今朝今天爬墙了吗?

 

爬了

想嫖的纸片人实在是太多了,惆怅

啊!天鹅座的蛇总真是可爱死了……曦月好爱说骚话啊,不知道赵哥配音的时候是什么心情,疯狂想up曦月,或者被他up,想开车(bu)

(没错,我就是曦月的小兔子)

昨天疯狂明月4连,被小明掐喉,这就是抖M今朝的爱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