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朝有墙今朝爬

微博:@聆雾Tang

乙女向爱好者

最爱是@野鸡@是你的樱花牛奶‖

墙头满次元飞,今朝有车今朝开!

  

他是人间春日的远山,落寞处随遇而安。
他是折枝入画的尘缘,滋长成古树参天。
他是黄昏沾染的思念,不经意沉溺沦陷。
他是风雪佘下的呢喃,毕生都细语痴缠。

【方应看X你】——人间白首

  

◇ HE!!含R,因为剧情视角原因,用了很久都没写过的第三人称,女主没有名字。

◇全文将近9000字,其中一半都是车(捂脸),反正车也是剧情的一部分(理直气壮),这个设定是一个突然的脑洞,感觉很奇妙,就不剧透了。希望你们喜fan  ♪(^∇^*)

◇车因为走剧情所以生成了图片版,总感觉可能会翻车,有点方。
  

 
『他许下百年诺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穿越千年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首与共』

 

[1]

姑娘回来了。

两日前,侯府外站着一个纤细的身影,纤细的仿佛随时都会随着这细雨消融。门口的侍卫看到她的瞬间,惊的立马通报。方应看火急火燎冲出来的时候,她还有点发怔的望着侯府的大门,木然的把目光转向方应看消瘦了许多的容颜,眼泪倏然的落了下来。

方应看将她紧紧拥入怀中,一言不发。
他已经很累了,自打她消失以来再也没有一夜好觉,梦里翻来覆去都是曾经那些死在他手下的人,他们目光萋萋的带着说不出的冷意看着他身后的姑娘,他努力的想要护住她,却一回头看到她倒在血泊中,鲜红的血液刺痛他的神经。方应看冒着冷汗惊醒,每一夜都如此。

方应看何曾如此落寞,昔日的方应看虽然冷冽,心头却还有一抹温情。随着这抹温情的消逝,如今的方应看霸道狠绝,下手不留任何情面。

她以为方应看会生气,会发火,会怨她,但是都没有。他只是抱着她,一遍一遍的呢喃。

“你回来了。”

“你别走。”

她反手与他相拥,眼泪涩涩的盈满眼眶。“我不走。”
 

[2]

侯府又恢复了昔日的热闹。方应看比往日更加宠爱姑娘,手下人也放松了许多,全然不像几个月前大气都不敢喘。

“彭尖。”方应看嘴角噙着笑,眉目之间也没了狠厉之色。“去三合酒楼,把她爱吃的菜全部买回来。”

彭尖领了命就往三合楼去,炎炎夏日他的心下却冒着森森冷意,有些恐惧,又不可思议。

也许,是姑娘她也一直牵挂着侯爷吧。彭尖抬头望着终于放晴的天空,却不知道这是好是坏。

“吃吧。”方应看温柔的笑着,眼眸紧紧锁着面前娇小的可人,那张午夜梦回时熟悉的面容清晰而鲜活的在他面前,怎么也看不够。

她握着箸却有些犹豫,却只有一瞬,她仍是缓慢夹起菜放入口中。抬头望着方应看笑的如同花儿一样柔美,“还是以前的味道,好吃。”

方应看伸出手抚着她锦缎似的秀发,她的脸色比以前白了许多,在光线的照射下隐隐透亮。方应看弯着唇角,心中终于安定下来。

“慢慢吃。”

她闻言也只是笑,夹起菜主动送到他唇边撒娇。“你也吃呀。”

方应看捏捏她有些微凉的脸颊,心情颇好的回答:“看你吃比较有趣。”

姑娘望着方应看墨色的眼眸有些楞,又猛然低头埋头将饭菜塞入口中。狼吞虎咽的吃法,让方应看没有看到她眼角差点落下的泪珠。

这样真好,她心想。

[3]

是夜。

侯府的下人都已经歇下,主人的卧室却依然灯火通明,照亮一室的春色。

 侯府春意盎然

2号链接

    

[4]

蜀地深秋的夜雨从未下的这样大。
姑娘坐在一间小草庐里,强忍着身体的疼痛提笔给方应看写了一封信。

方应看:

见信如唔。

也不知你可否安好?有没有梦到我?

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不要怨我,因为我从未想过抛下你离开这里。你的人马是被我甩开的,你不要责怪他们。是我利用了他们对我唯命是从,特意甩开他们的。

我此时在蜀地,这里的人民热情好客,这里的菜式多种多样,鲜香味美,我很喜欢。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你在这里,会不会嫌太辣。

蛊毒每次发作都会让我痛不欲生,陷入昏迷。也许是回光返照的缘故,这一次发作我竟前所未有的清醒。我腕上的花已经彻底绽放,栩栩如生的印在我的手腕上也挺别致。

方应看,我舍不得你。没有人不怕死,我也怕。但比起我的生死,我更怕你处在这样危机重重的局势中心。我曾想过无数种方式与你告别,但在人生最后时刻,我仍是不希望你看见这样狼狈的我。

你不信命,可我却不能不信。从我来到这个世界,一切都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。但现在我要回去了,你别生气,也别难过。我没有死,我只是回到了一千年后的时空。

我们相距一千年的时光,我会在遥远的时空之外,依然爱着你。

……

她的字越来越潦草,身体的疼痛让她已经无法支撑在桌面上。

耀眼的白光闪烁着在天空劈开,狭小的房间在刹那亮如白昼。

“轰隆。”窗外震天的雷声突然炸响,她吓得一抖,手中的笔杆啪的摔在了书桌上,一大滴墨水在信纸结尾的空白处晕开。

暴雨一整夜都没有停歇。

[5]

温暖的阳光已经照满整个房间的时候,她才疲惫的睁开眼。

“姑娘,您醒了。”服侍她的依然是当初的侍女,乖巧懂事,侍女抖开旁边的布料。

“侯爷今日特意吩咐过,这都是为您特意定做时下汴京最受欢迎的款式。”

她微微睁大了眼,而后红着脸用被子裹紧自己裸露的肩头“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侍女抿抿嘴偷笑:“姑娘还是和从前一样温柔。对了,侯爷说出门前说有要事,忙完了就回来陪姑娘。”

侍女放下衣服就出了门,她慢吞吞的掀开锦被露出大面积白皙的肌肤,昨夜方应看那股要把她拆吞入腹的劲免不了又会留下暧昧的痕迹,可是她什么也没看到,肌肤依然是细白嫩滑。她了然的起身看了看铜镜,叹息着把衣物穿在了身上。

方应看把侯府封的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,也不准任何人透露她已经回来的消息。他下了朝,依然保持着冷冷的神态,脚步却一刻不停歇的往轿边走。

“方小侯爷。”身后传来虚伪又客套的声音。

“太师大人找我有事?”方应看回头眯了眯眼,面上绷出一个勉强的笑容。

肥胖的男人笑的伪善又不失风度,“也无大事,只是听闻小侯爷今来心情不佳,聊表关切。”

“区区小事不值太师挂怀。”方应看勾起唇角,声音却冷过三九寒冬。“只是家中一向豢养多年的鱼儿死了,有些念旧罢了。”

蔡京笑了起来,下巴上的胡须夸张的随着他肥胖的脸抖动,方应看微微蹙眉,想尽快结束这场无意义的对话。

“方小侯爷果然重情重义。”

方应看皮笑肉不笑:“太师过奖,方某府上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方应看回来时,姑娘正趴在栏杆上巴巴的望着水池里亭亭绽放的荷花。方应看心下舒了一口气,放慢了步子走到她身边把她柔软无骨的小手握了起来。

“你回来了呀。”姑娘眼睛滴溜溜的在他身上转,水色的眸子里完整的印着他的眉眼。他心下一动,垂头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。

“你等我回来的样子,很美。”方应看的声音轻盈的飘入她的耳里,夹着止不住的笑意。

“谁等你了。”姑娘脸红着撇开头,不敢去看他灼灼目光。

方应看见她害羞也只是笑,低头靠近她微凉的脸颊用鼻尖轻轻蹭着,他离得很近,两人身上不同的香气交织又相融在一起。

[6]

方应看和姑娘一天比一天更浓情蜜意,侯府的下人时不时就能看到他家小侯爷抱着小姑娘轻言软语的哄,又或旁若无人的肆意亲吻,夜间时暧昧的呻吟与喘息想忽视也无法忽视。

于是他们理所应当的在想,侯府的婚事是不是也快要举办了。在这些人之中,除却一个彭尖,他是忧虑的,随着方应看和姑娘愈发的甜蜜,他也愈发忧虑。

早该知道的,姑娘执念太深重。

转眼夏天就过去了,秋天随着蝉鸣的消逝也到来了。姑娘回来已经数月有余,她仍是一贯的亲和和体恤下人。但有些改变却清晰可见,她不再爱出门,整日待在侯府。一个人独处时,总是发呆,目光缥缈而忧伤。

这一年的汴京也是奇怪,按说雷雨天气往往都是夏日时降临,临近深秋时,却不明不白的忽降了一场大雨。

闪电霹雳吧啦的落下,耀眼的白光一道强烈过一道。方应看有种房屋都要被劈开的错觉,他竭力哄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姑娘。

她浑身僵硬的颤抖着,好像看见什么骇人的场景。手指抖抖索索的紧紧抓着方应看的衣袖,眼角不住的掉着泪珠。
“方应看……方应看……”

“别怕。”方应看压低温柔的声线,像哄小孩一样轻拍着她的背,熟悉的龙涎香包裹在她的周围。“我在这里。”

“你别走。”她哭的凄惨,声音呜咽不成语,一双眸子水汪汪的发红。“我不要离开你。”

“没有人能分开我们。”他握着她的手轻轻发誓,“你不相信我吗?”方应看的手指温热着,带着一层薄茧的指腹细细摸去她的泪珠。

雷声并没有响多久就渐渐停了,窗外的雨势也淅沥沥的变小了。姑娘缩在他的怀里慢慢睡着了,她睡得并不安稳,在梦中也会轻轻颤抖。

方应看握着她还攥着衣袖的手指,目光沉沉在她的脸上流连。

姑娘从前,不怕打雷的。

也许是经历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,他心想。所以他收紧了臂膀,换了一个让她更能安心入眠的姿势,揽着她不知不觉也睡了过去。

方应看做了一个梦,真实的令他害怕。那是一个暴雨中的草庐,那场雨比汴京的大了不止一倍。在昏暗的灯光下,姑娘一边伏案提笔,一边冷汗直流,眉目间全是痛苦的神色。方应看大步走去,下意识想要抚平她的痛苦,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触碰到她。

她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在给他写信,电闪雷鸣轰炸的她下笔的手剧烈的抖动,信的结尾染了一大团墨迹。她收好信,一个趔趄摔倒了地上,鲜血大口大口的从她口中吐出,淌在地上。

窗外又炸了一个雷,姑娘瑟缩成一团,血迹染湿了她的衣裳。方应看惊的跪在她面前,呼唤着她的名字。

姑娘抬起空洞的双眼,凄凉一笑。“我要回去了吗?”她伸出手腕,那里的花儿已经妖娆绽放。“既是天意注定,又……又为何让我……遇见他。”

“方应看……我不曾……不曾后悔。”
他想开口问她不后悔什么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他看着她在冰凉的地板上慢慢缩起娇小的身躯,呼出气越来越少,而后停止。

一滴泪悄无声息的从方应看的眼角滑落,他紧紧按住自己的心脏,好像那样就可以避免钻心的疼痛。

方应看猛的从梦中惊坐起,姑娘还不安睡在他的身侧。他慢慢的盯着她娇俏的脸,在黑夜中沉重的呼吸。

忽然之间,他想起了什么,立刻下了床,连鞋都顾不得穿。

在书柜的最底层,有一个金丝楠木匣,里面放着一叠一叠姑娘在四处游历时给他写下的信。而最上层的那个信封上,没有字。

方应看在昏暗的烛光下,打开了那封信。信上写了什么他都没有看进去,唯有结尾那一团墨迹明晃晃的闪得他几乎窒息。

她害怕打雷,她光滑白净的手腕没有蛊纹,她独处时目光的哀伤,在方应看脑海里不断放送。

他想起来了,姑娘早就死了。

信还是那时彭尖赶去蜀地带回来的。方应看没能看到她的最后一面,甚至是尸首他都不能带回来。可她执念太深,方应看甚至不敢想她这样一缕残魂是怎么一路回到侯府的。

他跌跌撞撞的回到了床边,抚摸着她清丽的眉眼,滚烫的眼泪砸了下来。

“只要你还在我身边,就足够了。”

[7]

姑娘从梦境中醒来,眉间满是不安。方应看早已起床,她望着被晨光洒下的空荡荡的床铺,微微有些失落。

有一页信纸飘落在不远的桌下,她好奇的走近捡起。身体一瞬间变得僵硬,方应看,还是想起来了。

不远不近的脚步传来,她僵硬的立在原地不敢回头看那人的神态。熟悉的怀抱却突然而至,方应看的头轻轻放在她的肩头。

“醒来了?”

“方应看,我……”刚要出口的话被他打断,身体被他翻转,额头相抵,他灿烂的眸光像曜石吸引着她。

“不重要了。”他轻轻开口,“那些都不重要。”

方应看的吻

2号链接

 

[8]

【算是番外小剧场?】

(1)

她是从病床上醒来的,刺鼻的酒精味,入眼的白色,让她感到陌生。

在千年前的汴京待了数年,而现世她昏睡也只有一周。医生给她检测了身体状况,每一项指标都无比正常。

“我还能回去吗?我还能见到他吗?”她坐在病床上喃喃自语,而后捂脸大哭,没有人知道这个小姑娘在哭什么。

生活又回到了从前,周而复始。

直到几个月后,一个意外的电话。

“你好,我们是逆旅科技公司。”
 

(2)

欢好后的方应看照例将心爱的姑娘搂在怀里亲吻,大手也不闲的四处抚摸。摸到腹部的时候,他突然有了个疑问。

“魂体能受孕吗?”

姑娘也有点懵,虽然她除了没有肉身以外,其余与常人没有太大差别。

“我也……不知道啊。”坑爹的科技公司送我过来的时候也没说清楚啊!“要不请个大夫问问?”

方应看蹙眉,“不妥。”

“那怎么办啊?”她垂头丧气的窝在他怀里。

“我们多试试不就知道了?”方应看扬眉一笑,翻身又压了下来。

侯爷太纵欲!
 

【后记】

这个设定是姑娘已死,回到现世后魂魄用一定方法回来了。

方应看是知道她死了的,只是出于情感方面,一时没有接受,所以再见到她也没有觉得奇怪。

所以知道剧情的彭某人觉得有点怕,他以为姑娘是执念太深,化为鬼回来了。

  

【哈喽,我来开奖啦!】

抽奖只放24H的人是不是只有我?咳

反正奖品也不算多嘛

恭喜 @Mole.  @吃饭侠钟三十

获得[酸奶]和[零食大礼包] 二选一的机会!

请私聊我喜欢哪个奖品,还有地址和电话!(*/ω\*)

本来我是想分开抽的,但是看好多朋友都爱酸奶!就改成二选一啦!反正价格是差不多的!

第一次抽奖好激动哦!(虽然我艾特的顺序反了,但是你们理解到了就可以了)

  

【迟来的4000抽奖】

首先是特别的感谢哈老师 @哈鲁西改卖忘情水 

图一图二是我收到哈老师寄来的奖品,因为很幸运,所以我觉得要把这种幸运传递下去。

有一段时间,我在lof是不太活跃的,也不太看lof的文。后来看到了很多优秀的太太,其中就有哈老师,最喜欢的一篇文就是月老叶神了!太太的文笔非常有灵气,文笔好的人很多,但是灵气我觉得很难得。不用繁复的词句堆砌,浑然天成,每个人物都栩栩如生,这就是我心中最好的同人文。

然后就是抽奖!我是一个比较懒惰随性的人,所以抽奖的主题就是我的爱——吃。

第一个奖品是天润酸奶一箱!没错!是一箱子!
容我先吹吹这个酸奶,它真的好喝到爆炸!!!这么说吧,它当初在我们学校刚上架的几天,直接脱销!!!供不应求!!现在它已经有了十几个口味!但是在我心中,原味依然白月光一样的存在!

第二个奖品是零食礼盒!喜欢吃零食的话一定很喜欢这个,虽然我还没有收到过,但是我觉得应该很不错!
   

【抽奖截止啦!】

纪念一下,这两天有点忙呀!所以4000fo福利什么的过段时间再说吧!这几天不在家,昨天收到快递的短信,应该是哈老师寄来的,只好找人帮忙领QWQ

今日份的车车已经发啦,接下来几天有事不能写文,国庆之后就好了!(。・ω・。)ノ♡

【晴明X你】——月夜诉情

    

◇18R

◇玩阴阳师两年了,终于睡了晴明

◇大概的设定是双向暗恋这种情感的,都以为对方和自己熟悉却并不够亲近,有些朦胧的距离所以没有信心表明心意。

◇图片版是分了两张了,可能会翻车,翻车的话后面还有两个链接可以点击(为了防止翻车我也是很拼了)

  

【图1】
http://wx3.sinaimg.cn/mw690/006Yu2R5ly1fvtv9qyl7rj30u08vce84.jpg

【图2】
http://wx1.sinaimg.cn/mw690/006Yu2R5gy1fvu1416g5qj30u08xmkjo.jpg

    

   

【印记云笔记】
http://www.anybeen.cn/share.php?id=q3Iyj5APIALxTiyB9Dq6

 

    

【微博传送】
https://m.weibo.cn/6390537971/4290682606414989

【全职脑洞向】他们的代言


我把刚才的脑洞写下来了,主要因为昨天在电视机上看到了六个核桃的广告,突然就想到了二翔,莫名其妙就开始了一系列的联想。

目前只想到了这几个!(应该没有撞到什么梗吧?悄咪咪的问)
 

韩文清一定要代言剃须刀!!一想到这个我整个人都兴奋!你能想象那种荷尔蒙爆棚的感觉吗?男人微微仰头,电动剃须刀刮过他的脸颊上的白沫,他流出漫不经心神态,目光扫过来后紧锁眼前,然后慢慢露出淡淡的满意。
(X科剃须刀!bu)

    

王杰希,我原本觉得老王代言手表一定很贵气,后来又觉得他应该代言奢侈品牌西装。迈出修长的双腿走下轿车,漂亮的手指轻轻整理着袖口和领带。然后微微侧头,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。然后是一个侧面的长镜头,西装完美的贴合在男人修长的身体上,显得优雅从容又气魄。
   

周泽楷,虽然也是衣服,但和老王的西装不同。由于过于帅气的脸,他一度成为商家的宠儿,无论什么衣服都能hold住。无论是干净利落的白衬衫,还是韩版呢子大衣和兜帽卫衣,甚至直男审美的polo衫,他都能穿出不一样的帅气。

  

喻文州,应该代言红酒。在无可挑剔的灯光下,他优雅的举杯轻轻晃动,在看到红酒挂杯后露出的低眉浅笑,俘获了万千少女心,还有妈妈粉。所以红酒的销量异常的好呢!

  

黄少天,属于初恋款的巧克力。少年揉了揉乱糟糟的黄毛,愁眉苦脸的托腮深思。而后脸上一亮,露出阳光可爱的笑容,飞奔到便利店拿起巧克力。(此处应当有巧克力的特写,最好像德芙那样丝滑的萦绕在黄少天的周围)然后下一个镜头就是他坐在长椅上弹吉他,一盒巧克力在他身侧。

   

叶修,本来是不愿意代言的,但是商家邀请了他和苏沐橙,苏沐橙又觉得挺有意思,于是就同意配合一下。

由于完美合作的搭档形象深入人心,所以他们代言的这一款SUV也是参考了荣耀的形象。

首先是老叶手部特写,白皙修长的指节虚虚的搭在转盘上,他吹了一声口哨后突然加速。身后又几辆追击的车被甩开,苏沐橙站在打开的天窗里,拿着枪炮发动火力。车辆绕过了无数个S形弯道,终于甩开了追击对象,穿过森林和高速,来到了夕阳下的海边。两人下车,叶修靠在车门上点了一根烟,和笑容明媚的苏沐橙击了个掌。

  

张佳乐也没想到自己会代言护肤品,毕竟他觉得自己只是打法花了点,这种考验颜值的东西应该留给周泽楷来。但是这款护肤品是行业的冠军品牌,也许是这两个字刺痛了他。

高分辨率的镜头下,先是细腻洁白的皮肤特写,镜头渐渐拉开后是张佳乐眼底泛起温柔的笑意,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,轻轻拍打在脸部。
(XX护肤水,清新透亮有光泽。)

  

楚云秀当然要代言口红,虽然女选手们经常代言各种服装品牌和化妆品,偶尔还会有一些X度空间这种类型的广告。但是没有一个女选手不喜欢代言口红,这意味着厂商还会给你送全款色号的套装。

豆沙色,斩男色,珊瑚红,正红色……不同颜色的红唇一帧一帧的翻过,最后定格在她精致的脸上。她唇边漾起一抹自信的笑容,踏着高跟鞋走进了宴会大厅。

   

张新杰代言手表是我的私心!比较守时的男人代言手表会感觉这个表非常准。戴上眼睛的禁欲系感觉,显得这个表也格外的有气质。
至于广告文案!我还没有啥想法,毕竟脑子里目前想的有些沙雕!

  

孙翔:我才不代言六个核桃!
  

突然有个脑洞,就是全职的他们都会代言什么产品,啊,懒惰的躺下(反正翔翔可以代言六个核桃,被打.jpg)

我和蔡居诚的儿子[doge]